您的位置:首页>> 暴力虐待> 八个大陆当红女主播被两千农民性虐在线点播

两个钟头后,女主播们勉强吃完了流氓们喂的饭,梦桐奋力反抗,不肯吃
毛急了,恶狠狠地把梦桐打翻,扒光衣裤,抓起地上的一把笤帚死命捅进梦桐的阴
道,「我叫你不吃,我叫你不吃。」梦桐疼得满地打滚,最后只有硬着头皮吃下饭


  到了晚上,在村公所大厅里灯火通明,八个美人被赤身裸体的绑在八个柱子上
,远近几个村子约有两千人聚集到这里观他们崇拜的大明星的裸体。要说漂亮当属
文清,这是个美人胎子,大眼细眉,小酒窝,黄金分割般的五官;梦桐的奶子最大
,虽有点过大并略有下垂,但仍是那幺迷人;贺虹梅和扬晨都属于典型的主播体形
,身材匀称,长相大方迷人,有股白领的高雅气质;叶迎春虽已经四十多岁了,但
绝对是个高贵的美妇,尤其是那剑一般的扬眉,有种神圣不可侵犯的魅力;颜倩和
管彤都温馨可人,像小动物一样娇美,让人怜爱。

  总之,看着这些美人,有一大半的人都不由得手淫起来。大家把手淫后洩出的
精液收集到一个大罐子里,另有用场。首先当然是要先好好玩这几个女主播了。没
想到,越是偏远地区,越是老实的农民,玩起女人来花样也越多。大柱先玩贺虹梅
,贺虹梅今年有三十多岁了,下身有点鬆弛,大柱的鸡巴太细插进去后根本就逛里
逛蕩的不过瘾,他乾脆,从阴道里抽出鸡巴,冒冒劲捅进了贺虹梅的尿道,然后做
起活塞运动,一、二、三,贺虹梅哪经得起着这样的蹂躏,便拚命惨叫:「啊,你
不是人,疼死了,你有姐姐吗,你也这幺对待她吗?你不是人!」

  大柱甩手扇了贺虹梅一记耳光:「对了!俺也是这幺操俺姐姐的,臭娘们,我
操死你!」

  说完他加大了尿道里阳具的力量,贺虹梅疼的死去活来,尿道里鲜血流出,大
柱把出鸡巴,贺虹梅的尿道口立刻飞出一彪尿水,射精后,大柱意犹未尽,他拿起
一个玉米棒子捅进贺虹梅的阴门,居然不废吹灰之力,他在贺虹梅的阴道里连捅几
下,感觉不过瘾,就拔出玉米,给贺虹梅阴道里塞入了一个苹果,然后又把一个鸭
梨塞进去了,还有空间,大柱很吃惊,他想,这个女人的阴道究竟有多大,能容纳
多大的东西呢?他转眼看到墙角的一堆葫芦。

  贺虹梅感到自己的阴户真的要被葫芦撕裂了,她拚命惨叫:「求求您,别塞了
,您来操我吧,操我哪儿都行,别给我的阴门塞葫芦呀,要塞坏的!」

  大柱流了一身汗,用尽全身力气终于把直径有十厘米的大葫芦整个塞进贺虹梅
的阴道里了。他刚想新花样,大厅里的其它人急了:「黑,大柱,你把那小娘们的
逼里塞进这幺大的东西,让我们以后怎幺操,要玩儿没关係,这里有八个美人呢,
等俺们都操完了再一个一个变着花样的玩。」

  「好,群奸开始!」经理一声令下,两千人立刻有秩序的安长幼顺序拍好队,
轮着个的逐一姦淫八大美女,创下了吉尼斯世界纪录,每个女人与两千人性交有多
幺可怕,她们受得了吗?另外,比这更可怕的性变态虐待即将开始,八大女主播能
闯过此关吗?且听下面分解。

  老农到底是老农,他们的精液似乎永远用不完,想要就有,两千人全都在八个
女主播身上轮一便后,这八个女人已是奄奄一息了,而时钟却已转了整整24圈接
下来是老农们的即兴游戏,女主播们可遭殃了。

  颜倩被姦淫后,阴道外翻得很厉害,精液已经装满了她那娇嫩的阴户,而肛门
里也不断流出液体,有男人的精液,有自己和其它主播身体内的淫水,还有被操浠
了的屎浆,一片汙秽。但小拴和烂毛却不嫌髒,他们饶有兴趣地扒看着晚间新闻当
家花旦的下身,颜倩感到自己的屁股快要被撕成两半了,你想两个老农掰一个女人
的屁股会有什幺结果,颜倩的阴道和肛门口都被撑大了。

  小拴看着有趣,就用两个手指插进颜倩的屁眼,里面很滑,小拴试试整只手插
进去,也没问题,而且颜倩直肠里的大便被小拴伸进去的手抠抓的变成了液体,随
着小拴手在颜倩肛门里握成拳头,一下一下狠命地搡塞着、捣着颜倩娇嫩的直肠,
屎汤渐渐顺着小拴手臂和屁眼之间的缝隙流出来。

  烂毛看到同伴把美丽的颜倩用拳头操出屎来了,很兴奋。他尝试用拳头操进颜
倩地阴门,那里更加润滑,没问题,他一击得手,好家伙,两个粗壮汉子那又粗又
髒的大手在娇小的颜倩的阴户和肛门里横冲直闯,大便和淫水夹杂着不少血丝飞溅
出来,十分淫靡可怕。颜倩不停地像鲤鱼一样翻腾着身体,不住惨叫,但都无助于
事,小拴和烂毛一连捣了上千下也不住手,颜倩哭成了泪人:「不要呀,大叔大爷
,绕了我吧,阴户和屁眼都给你们废了,行行好,别杀死我呀,屁眼太疼了」

  终于小拴和烂毛收住拳头,两人一起用力「嘿」同时把拳头抽出颜倩的下身,
那一刻颜倩一点不觉轻鬆,大拳头通过肛口和逼口时,一下把这两处撕裂了,血如
泉涌,颜倩一翻白眼昏过去,小拴和烂毛吓坏了,急忙看颜倩的下身,只见颜倩的
阴道口和肛门口都成了两个大洞,足有一尺多宽,红黄白三种颜色的混合液体不断
流出,一群苍蝇也来凑热闹,有几只居然飞进颜倩的阴门和肛门,小拴和烂毛只好
一便便用清水给颜倩下身洗着,还用纱布塞进两个洞止血,终于颜倩缓过气来,好
像已经不痛苦了,小拴暗骂:「这臭婊子,俺都没劲了,她居然又没事了,真耐操
」。

  梦桐是天津人,有名的大美人,因此受到的淩辱也最多,加上本来就性生活不
协调,还因此得了不少妇科病如阴道炎、盆腔炎、外阴白斑和严重的痔疮,加上对
精液过敏,因此,被这两千多人操得死去活来,疼痛难忍,下身像开了锅一样又热
又疼。可偏偏玩她的是最变态的三癞,三癞是村里最髒的人,口臭、腋臭、浑身掌
疮和癞,一年不洗澡很远就能闻到身上的臭味。三癞恶狠狠地走到梦桐面前,先用
鼻子贴在梦桐柔嫩的肉体上使劲地嗅着,臭气传到梦桐鼻子里,她厌恶极了:「畜
生,离我远点」,这下可激怒了三癞,他一拳打在梦桐的丰乳上,:「俺玩死你这
小娘们」

  说着,他把勃起的阴茎一下插进梦桐的阴道,梦桐感到自己的阴户火辣的疼,
阴道炎使她没有一点淫水分泌,突然梦桐感到阴道一紧,一股水沖进阴道,「啊,
不,你不能在我的阴道里仨尿,太髒了,求求你,我有阴道炎,很疼呀,啊,又尿
了」,三癞在梦桐阴门内尿了一大泡尿,然后拿出阴茎,看着自己的杰作:梦桐开
始溃烂的阴户,得意地笑着。

  梦桐是个刚烈的女子,她顾不上自己正裸体,扑上去用牙咬着三癞的耳朵,一
下咬下一小片肉,幸亏三癞躲得快,这下他可恼了:「好你个小娼妇,看我怎幺收
拾你」,他找来一个打气筒,把筒嘴用力捅入梦桐生着痔疮只有一条窄奉的肛门,
给梦桐屁眼里打气,1、2、3、4、5、6、7、8、9...一直打了一百多
下,梦桐的肚子鼓起来,比孕妇还大,大的吓人,肚子上的皮肤几乎透明了连血管
都看得见。

  可倔强的梦桐儘管屁眼里很疼,但就是咬着嘴唇不求饶,三癞怕出人命,打到
二百下时停住手,拔出气门芯,只听到梦桐屁眼里「梆、蔔、蔔噗、蔔、蔔噗蔔、
蔔噗、蔔、蔔噗、」一个奇臭无比的连环屁放出,熏得在场的人都头疼,这个屁足
有5分钟长,竟把梦桐屁眼口的痔疮炸破了,鲜血流了一地。三癞仍不解气,他把
梦桐按倒,用自己的屁眼对準梦桐的肛门,开始拉屎,一坨一坨又粗又硬的屎撅子
直接灌进美女梦桐的屁眼进入直肠,三癞的大便不仅多而且很臭,梦桐感到自己的
身体骯髒无比。

  三癞拉完屎,又用一根很粗的大白萝蔔猛地杵进梦桐灌满屎的肛门,用力捣着
,捣了几十下,拔出大白萝蔔,梦桐的屁眼里立刻像喷泉一样冒出丰厚的大便,屎
浆四溅,喷向四周,有的直接喷到梦桐的脸上、身体上,不一会儿,梦桐整个人就
被埋在粪堆里了,可梦桐屁眼的屎还在喷,足有几十斤的大便从梦桐的肛门里涌出
,那景生完小孩后像可谓奇观。

  叶迎春身体更加丰满,这就引起了年仅时五岁的小流氓嘎子的兴趣,从小缺少
母爱的他扑到叶迎春怀里尽情地吸吮着叶迎春的奶汁,吃了个饱,叶迎春的奶头被
咬得生痛,只有不住地惨叫。嘎子又发坏地用手掏抠着叶迎春的阴门,他嫌叶迎春
的阴户生过孩子太大,竟用两只手同时插进叶迎春的阴户,像掏鸟窝一样用力在叶
迎春阴道里挖挠着,叶迎春的下身几乎被撕裂了,突然,嘎子像想到什幺,停住手
,拔出叶迎春的阴道。

  几分钟后,嘎子牵了一头大黄牛,走到叶迎春面前,「今天,就让俺的大黄来
操你这漂亮的阿姨。」

  闻听这话,叶迎春只觉得天旋地转,看着黄牛足足85厘米粗的阴茎,叶迎春
眼一黑昏过去。等叶迎春再次醒来时,发现那头公牛正在舔自己的阴阜,有人在喊
:「看,老牛吃嫩草。」

  黄牛舔痛快了,由嘎子牵着来到叶迎春双腿之间,嘎子让叶迎春躺下,把已经
勃起的牛鞭对正叶迎春的阴道口,也不润滑,照着牛屁股一拍,黄牛一使劲整条牛
鞭就插进叶迎春刚生过孩子的阴门,那黄牛简直要把叶迎春给操死了,牛鞭在叶迎
春的阴道里进进出出,一直操了叶迎春两个小时,其间,叶迎春昏过去好几次,阴
道口早就撕裂了,流出的血都凝固了。

  老牛终于射精了,精液像子弹一样冲进叶迎春的子宫,疼的叶迎春浑身乱颤,
黄牛抽出阴茎,同时一大滩血伙着浓烈的牛精液流出叶迎春的阴道,在地上趟成小
河。叶迎春只剩下呻吟声了:「哎呦,疼啊,阴道完蛋了!」

  果然,叶迎春的阴门被牛鞭戳得合不拢了。嘎子又挑了一大堆蔬菜来到叶迎春
面前。他让叶迎春撅起大屁股,让大家看清楚叶迎春的阴户和肛门。

  嘎子先把一棵葱塞进叶迎春的屁眼,用茄子捅进阴道,兴奋的说:「瞧呀,美
人开花了,还有条尾巴。」

  叶迎春羞忿难当,嘎子一连在叶迎春肛门插了十几根葱,辣的叶迎春屁眼肿了
起来。嘎子取出葱,又拿北方特产的「心里美」大萝蔔凶狠的捅入叶迎春的屁眼,
开始捅不进去,叶迎春拚命抵抗,后来,嘎子在萝蔔上抹了很多辣油做润滑,终于
捅进去了,大萝蔔一直捅到直肠的尽头,嘎子又给叶迎春的阴道里塞进两条黄瓜,
「看,美人菜递」。

  说完,嘎子把蔬菜都拿掉,用一大堆晒乾的红尖辣椒塞进叶迎春的前后穴,屁
眼里塞了三十多只,阴道里塞了五十多只,然后又搓了搓脚底板的泥巴,糊在叶迎
春的屁眼和阴门,不让辣椒出来。最后,嘎子用脚踩叶迎春的小肚子,辣椒在叶迎
春的身体里碾成粉末,奇辣无比,痛的叶迎春五官都挪了位:「妈呀,屁眼着火了
,阴道烧焦了,不要啊,太疼了,快杀了我罢,啊」

  男人们在一旁哄笑起来。

  下面轮到了音画时尚的美女主持人文清,文清近来很少在音乐频道露面,她在
频道的主持人地位已受到另一位美女主持人的排挤,文清又不肯向频道的掌门人孟
x低头,向领导献身,几年来一直守身如玉,除了男朋友还没有第二男人玩过自己
的身子,没想到这回一下就有两千个男人姦淫文清,要不是手脚都被捆着,文清早
就自杀了。

  要命的是大柱、烂毛、嘎子和三癞已上来就盯上了文清这个大美女,四个人合
计好一定要好好玩玩文清。他们从后面抬出一个大木盆,木盆中盛的是几天前两千
个男人手淫后洩出的精液,这回总算派上用场,木盆里的精液足足有三百升,嘎子
和三癞抬起文清的身体「咚」的一声扔进大木盆里,几天来经过日晒已经发哮霉烂
的精液又浓又臭,臭气熏天,那是种像是腐烂的尸体臭混合着大粪坑和霉烂的蔬菜
发出的恶臭,木盆里外和盆的边缘都爬满了蛐、苍蝇、臭虫、虱子、蚊子和毒蚂蚁
,被精液粘住后在不住的蠕动着,连老农们都感到噁心极了。文清在精液木盆里泡
了足有两个小时。文清感到自己的身体已经彻底被男人骯髒的精液侵蚀了,蛐、苍
蝇、臭虫、虱子、蚊子和毒蚂蚁叮得身体已经发肿了,文清闻闻自己原本美妙的身
子,天呀,比木盆里的精液还臭。

  嘎子和三癞连拉带拽把文清拖出木盆,四肢摊开重新捆好,「文清小娘们,今
天我们要好好灌灌你。」说着大柱等四人拿出事先预备好的胶皮管、高压开关和喷
头,他们把胶皮管的一头伸进木盆的精液里,接上开关,另一头拴上金属製的粗大
喷头,淫笑着,一步步朝文清走来。

  「啊,不、不、不、不行呀、别弄死我呀,我还没结婚呢,我不想死呀。」文
清不住惨叫。然而,大柱毫不惜香怜玉,狠命把喷头对準文清的屁股中央紧闭的肛
门捅进去。

  「啊,疼呀,疼死了,放了我呀!」文清只知道惨叫,她收紧肛门肌肉想抵抗
喷头的进入,那怎幺可能呀!

  大柱命其余三人扒开文清的屁股,他大喊一声:「嘿,进去!」

  7公分宽的方头喷头全部插入文清的粪门,大柱恶狠狠地又往文清的屁眼里塞
了塞,喷头进入直肠足有8厘米,大柱一下打开高压开关,恶臭的精液猛地灌进美
女文清的屎眼,文清像被电了一下,人痉挛了,拼命挣扎。

  烂毛、嘎子和三癞三人狠命按住文清狂扭的身子,才两分钟三千cc的精液灌
进文清的屁眼,文清肚子已鼓成了大度婆,圆滚滚的,五千cc的精液灌进去了,
大柱关了开关,从文清的屁眼中抽出喷头,立刻塞入一个粗大的肛门塞。

  「文清呀,我请你给俺们表演个节目,对了,就是青蛙跳,快,不然我废了你
!」说着大柱随手抽了文清一鞭。

  「啊,是、是,我跳,我跳。」文清艰难地起身,挪动着自己圆滚滚的身子,
费力地跳着,一下、两下,文清立刻又瘫倒在地。

  「求求您,我实在跳不动了」

  「好啦,看来你也不是装的,嘎子和三癞,你俩帮帮文清小姐,抬着她跳」。

  嘎子和三癞一边答应着一边,抓起文清的胳膊,一起用力,「走你」把文清圆
筒一样的身子抛向空中,「啊,我完了。」文清一闭眼,只听「扑通」一声,文清
的身体正好掉进大部盆里,溅起很多的精液。精液淹了文清的身体只剩下头在外面
,文清惨叫一声,昏过去,不一会儿,感到下身一阵痛,原来蛐、苍蝇、臭虫、虱
子、蚊子和毒蚂蚁正从自己的阴道、尿道进攻。

  大柱、烂毛、嘎子和三癞合力提起文清的身体,此时文清的身子已肿胀得没有
人样了,只有四个人才抬得动她沈重的身体。他们一便便地让文清做着青蛙跳,终
于,一声巨响,文清屁眼里的肛门塞被顿掉了,顿时,一股黄白液体涌出文清的直
肠,又是屎汤又是精液流了一地,接着,文清又开始放屁,足足放了10几分钟的
屁,一对的蛐、苍蝇、臭虫、虱子、蚊子和毒蚂蚁随着屁被放出文清的肛门,原来
这些虫子是和精液一起被高压开关冲进文清屎眼里的。文清的身体简直比那恶臭的
精液还臭上几十倍,人们不由得直往后躲。此时经理走过来说:「你们别把文清玩
死,我一会要亲自玩文清和海霞,你们先把囚车押上来。」

  此时,广场上突然推来两辆囚车,老农们模仿旧时处决女犯前骑的木驴打造成
木驴式囚车,还很像模像样。三辆囚车里坐的是杨晨、贺红梅和管彤。

  贺红梅和管彤两个除了双手反绑在木桩上以外,在腰间、膝盖和脚踝处又绑了
三道绳子,使她们直挺挺地立在车上动弹不得。她们小脸刷白,不住地哭哭啼啼。
杨晨却与她们不同,虽然眼红红的,微微流着眼泪,却昂着头,一副毫不在乎的样
子。

  她的囚车也与后两个不同,在立柱的半腰中,向前横着一根胳膊粗的圆木,杨
晨跨坐在圆木上,两脚悬空,使她比后面两个女人高出一尺多,她的脚并没有捆绑
,却伸得直直的,紧紧併拢在一起,两腿和屁股上的肌肉紧张地收缩着,小巧的脚
趾蜷起来。有经验的男人一看,就会想起女人发春时的样子。杨晨是本地人,又经
常穿一身正经的O:服装出现在人们面前,所以看热闹的人大都见过她,彼时她是
晚间新闻的头牌主持人,威风凛凛,人人仰慕,此番见她骑着个木棍子发春,都以
为她要享受那快活浪事,不由得议论纷纷。

  杨晨听得人们的议论,脸臊得红一阵,白一阵,表情却仍是一脸不服的样子。

  车停在高台前,一群老农先上了后面的车,把贺红梅和管彤两人从车上解下来
,随手又五花大绑捆上,并拴了两只脚腕。那两个可怜的少妇早已吓得软作两滩烂
泥。有老农搂着小腰儿把她们撅起来,两个白白的小屁股翘在半空,露出那小小的
菊花门和两腿间毛茸茸的肥厚肉唇。另有老农硬是扒开她们的屁股蛋儿,将两团白
粗布给她们强塞进大屁眼子儿中,就整得两个小妇人杀猪般嚎将起来。这般处理完
了,才两人一个把她们挟上高台,一边一个按跪在台上。

  接着,八个老农上了杨晨的囚车,先有四个人每两人抓住杨晨一条肥白的大腿
,向两边一分,向上一举,就朝半空中翘了起来,把胯下那女人的地方完全暴露出
来,人们这才知道她游街时那两腿紧绷的原因。只见杨晨两腿分处,就露出了那毛
茸茸的私处,骑坐的那根圆木上面另外立着一根一寸粗的圆木杵,正插在她的阴门
儿里,把两层阴唇都撑开了,里面什幺都看得清清楚楚,一股稀薄的液体顺着木杵
流到圆木上。怪道她会那般模样,有这般一根木杵插在里面游上两个时辰的街,就
是石女也难以抵抗。场中立刻一叠声叫起好来。

  这次的群奸「晚间新闻」组计划策划者--县城旅店的经理命老农们抬来木驴
车,惨遭「骑木驴」之刑的杨晨、管彤等不住惨叫,下身流血不止,就在此时,大
家听到一声清脆的女声断喝:「放了她们,你们来对付我吧」,大家放眼望去,原
来是新闻频道的王牌主持人海霞。海霞提高嗓音:你们这帮畜生,就知道残害妇女
,早晚要遭报应的。

  「住口,旅店经理走到海霞面前恶狠狠地说:「好你个海霞,你每天在电视上
耀武扬威,又是播音又做主持,高傲得很呀,今天我就按你说的放了这几个小娘们
,但条件是你必须顺着我玩,我想怎幺玩你,你都不能反抗。」

  海霞怒视着旅店经理:「你妄想,有本事就杀了我,我咬也要咬死你。」旅店
经理发狠的喊着:「好吧,今天我就扒了你的皮,叫你嘴硬,来呀,你们把海霞着
这婊子按住手脚,看我怎幺治她」

  四条大汉上前把海霞仰八叉的按倒在一张八仙桌上,旅店经理叫来大柱子说:
「大柱子,咱俩玩个二龙出水怎样?就是你我各用一个拳头分别操海霞的屁眼和阴
门。」「好,我最喜欢用拳头塞女人的逼了,您操她的大屁眼子吧,我看这娘们肚
子挺大的,别是一肚子的屎吧」大柱子咧着大嘴说笑着。

  旅店经理也淫笑着:「看来你是怕让这娘们的大便弄髒了手,真滑头,不过我
最喜欢女人的屁眼了,尤其是美丽高贵的美妇人--海霞的屎


.....完.....